佳鸿广州助孕
首页 >  健康指导代孕 >  广州代孕百看不厌的《巴士到站了》
广州代孕百看不厌的《巴士到站了》 26

上一周,这本《巴士到站了》成了溪溪每晚必点之绘本,一直延续到今晚,依旧要求读了两遍才肯换其它的。算来这本书,已经连续读八天了。每次拿给我读时,溪溪手里必拿着他自己那辆绿色的小公交车,还时不时要跟图中的巴士比量一下,并不忘记告诉我:“溪溪的公交大,那个小”,事实还真是如此。我知道,儿子只所以对这本书如此钟爱,很大原因就是缘于他对“巴士”这交通工具有着极大的兴趣(不光是巴士,几乎对所有车的玩具都感兴趣,什么翻斗车,厢式货车,各种工程车,对自己玩具箱里的这些家当,每天如数家珍般说上几遍),后来才知道,因为儿童对巴士等交通工具的喜爱,深层里蕴含着他们想到远方去的愿望。溪溪的这种愿望也许还深埋于心,不曾被我知道,可一说起坐这些交通工具,从脸上那乐开花的表情及快乐同意的声调中能看得出来,只是自己少了发现的眼睛。“封面上一辆巴士开过来了,停在站牌处,白色的车身,蓝色的车窗,如此干净的颜色,这辆巴士要开向哪里呢?让我们坐上这辆车一起去看看吧。”其实初看时,我差点没分清哪里车头,哪是车尾。翻到书名页时,我读:“巴士到站了,作者五味太郎”,儿子立即接话“猿渡静子译”,算是记住这一对搭挡了,其实这本书的译者而是另外一个人。我没有刻意纠正,只是重复一遍正确的作者及译者。溪溪没有跟读,应该是感觉有点不同。“巴士到站了。来画画的人下车了。”“巴士到站了。来扫墓的人下车了。”这幅图画中的墓地还不知道如何去讲出来,仅一读而过。“巴士到站了。来卖货的人下车了。”溪溪告诉我:“是卖菜的,拿着胡萝卜呢。”我还真看不出来是胡萝卜。最感兴趣,最吸引溪溪的便是“巴士到站了。盖大楼的人精神抖擞的下车了。”眼睛已经瞄上了图中的吊车,推土机。“巴士到站了。人们成群结队、兴冲冲地下了车。”溪溪说:“这是游乐场,摩天轮,火箭,城堡”这些都是出去玩时常念叨的东西,直接就给搬到这里来了,作者在图中也确实画了这些。上下交替升降的圆球,我真不知道正确的名字,每读到此处,溪溪都不忘记提醒我“妈妈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呢”“巴士到站了。妈妈一边盘算着晚上烧什么菜,一边下车了”对于此页的所小图,溪溪挨个给我讲“买鱼买菜,胡萝卜买水果还买肉肉”同样不忘记告诉:“我不想吃肉,不想吃香肠”。哎,典型的素食主义,平时真得不喜欢吃肉的。小朋友只所以被这本书吸引,这几页的内容也是很重要的原因之一。上两页可能是因为对车,对玩的设施的喜爱,那么这后一页,纯粹是对生活中熟悉的场景。至于后几页的内容,我真得照字读了,因为解释也不会明白,况且自己也需要去加深理解。这本书的文字就像这巴士的颜色一样,如此简洁,单纯,通篇只有一个句式“巴士到站了下车了”,一路驶来,一路站点停靠,最后到终点,但内容却不单纯,能够跟随着这辆巴士体验到各种不同的生活状态。大致翻看这本书的立刻记录才发现,这本书即使没读到百遍,也有几十遍了,从之前自己根本不明白作者要表达什么意思,到现在不光儿子,连自己也爱上了它,重复阅读不光对幼儿,即使对大人也是必须的。要想读懂,就必须在重复中去感受,每次读都会有不同的发现和感觉。